许恒忠从我手中接过一块石子,一甩手,河里接连出现四个水花。 许恒忠从我老汉病成这样

[疏通] 时间:2019-10-01 09:09 来源:东风热线 作者:嘉骏 点击:52次

  叶支书看老汉呼吸极不平稳,许恒忠从我这又对杨文彰说∶“你是怎么搞的,许恒忠从我老汉病成这样,也不 及时给我汇报,耽误到这个时候?”杨文彰哪能架得住如此说法,顿时吓得面无人色,口急 语短地说∶“不晓得,不晓得,我也是才见他病成这相,忙跑去给你汇报,不晓得就迟下点 了!”洪武背起药包,对叶支书说:“老汉能否缓过劲来,就看今儿个夜了,你也甭慌张, 过一个钟头,我再来看。”一面说,一面转身走了。栓娃在一旁建议道∶“叶支书,我看咱 把济元老先生请来,试火一下。”叶支书也是有病乱投医,顾不了许多,气得喊叫起来∶“ 既然是这,还不快叫人去,问我做什么!” 栓娃飞跑出门。

说来巧合。黑女自在街上与榆泉河的民兵一通乱打,手中接过一甩手,河里又从贼人的铁蹄下救出歪鸡,手中接过一甩手,河里自己手腕和背上受了点轻伤,去村医洪武家里擦了碘酒,便不大去管它。之后,闲在家里也无事可做,这样,几日来没间断地看护歪鸡。大害在世之时,黑女便经常地伴候着黑蛋哥与这班弟兄们玩笑打闹。从那时起,黑女便没将自己做外人看待。这班弟兄无论是谁,遇事需要帮手,都当是自己的亲弟兄一样。所以每但进歪鸡家门,看见一系列的杂物堆在炕头地下,十分的碍眼,出自女人的禀性,少不了收拾一番。这样一来二去,许多事情竟自然不自然地推给了她,非得她来亲自料理不可了。却说这天早晨,块石子,黑女吃罢早饭,块石子,换了一件轻薄鲜亮的花衣,欢欢喜喜地朝歪鸡家走去。日头一升起来,就像一块炙人的火炭似地,白炽辣辣地灸烤着鄢崮村方圆这一片黄土地。按说小麦长了一筷子高,已到拔节的关口,这时候来一场清凉的透雨是十分必要的。然而老天爷似乎故意和人们作对,不给这场雨不说,且又一天天地升温了。贺根斗领着学习班的社员,仍在大队部里呀呀地唱歌,"心中的太阳红艳艳,战士爱读老三篇老呀么老三篇……"丢儿从墙外走过去,自言自语道:"妈日的,甭念咒了,红艳艳红艳艳,再红艳艳今年的麦子就日蹋(糟践)完了!"黑女走在丢儿的身后,听见他的话,不觉好笑,随问他:"丢儿叔,你说啥哩?"丢儿回头吃了一惊,斥责道:"死女子,吓了叔一跳!"说罢慌忙低下头溜走了。

  许恒忠从我手中接过一块石子,一甩手,河里接连出现四个水花。

黑女来到歪鸡家里。看见歪鸡还在炕上蒙头大睡,接连出现也不搅扰他,接连出现动手便烧水下玉米子。然后,在窑门外的火炉上蹲了药锅,候药煎开的间歇,又将里里外外整理了一遍。料理停当,听见歪鸡咳嗽一声,知道他醒来了。欲进窑里看他有何吩咐。前脚没踏进门,却听歪鸡在里面急切地喊叫:"甭,甭,先甭进来!"黑女往后一闪,默笑了,知他在被窝里用夜壶小解呢。门外等了会儿,歪鸡说,"没事了。"黑女这方进门。歪鸡躺着,个水花面对窑顶,个水花不出声地长叹了一口。黑女坐在炕棱边,笑道:"歪鸡,你恁伤心的咋哩?"歪鸡默然片时,气呼呼地说:"不咋,甭问!"黑女道:"人常说,没有过不去的鬼门关。今天你就比昨天强了些。却不道等你伤好了,又连我哥他们一起天南海北地跑,到时候挣下钱,你可不又兴得笑了吗?"歪鸡道:"但愿能乃相!"黑女说着伏身过去伸手从炕角拿了夜壶。歪鸡大声吼道:"放下放下!谁叫你干这活嘛!"黑女一愣,缩回手,看歪鸡一副蛮横的表情,明白过来后,格格笑了,说:"我以为动了你的金罐罐,你这舍不得的!"歪鸡头一歪道:"这不是你的事!你清清亮亮的一个女人,叫你的手摸这脏器,却不污浊了你?"黑女辩道:"说的哪家的话嘛!你连我黑蛋哥好得像亲弟兄,给你做这事,却不等于给我哥做这事一样吗?"歪鸡道:"那不同。"黑女道:"没什么不同。"说着提起夜壶出了窑门。歪鸡身后恼道:"倒了壶给我走人!甭回来了!"许恒忠从我《骚土》第六十四章 (2)

  许恒忠从我手中接过一块石子,一甩手,河里接连出现四个水花。

倒了夜壶,手中接过一甩手,河里黑女端来一瓦盆净水放在炕边,手中接过一甩手,河里催歪鸡洗脸。歪鸡不答理她。黑女道:"人都知道你受了委屈,不过你也该开通一些。没听人常说,'君子报仇十年不晚'?"歪鸡道:"这我明白,我知道啥时候动手!"黑女道:"知道就好,起来把脸洗了。饭好了,就等你张口了。"歪鸡坐起。黑女看着歪鸡洗了手脸,倒了盆里的水。然后,为歪鸡盛了碗玉米糊汤,歪鸡接在手里。他端碗的右手腕有伤,所以哆哆嗦嗦抖个不停。黑女怜惜道:"看你难过的,我来给你端着吧。"歪鸡生气地推了她一把,说:"你少管!"将碗放在炕台上,自己伏在上面吃。吃了几口,块石子,回头说黑女道:块石子,"你可以走了。昨天我已说过,叫你不要再来了!"黑女说:"可你还没服药呢。"歪鸡道:"这你甭操心,我能对付得了。"正在这时,只听得院里有彳亍彳亍的脚步声。黑女连忙下炕,迎了出去,是歪鸡的老爸回来了。

  许恒忠从我手中接过一块石子,一甩手,河里接连出现四个水花。

老汉喝道:接连出现"把他的,接连出现耩子下去尺八深的干土,看美日的老天爷能旱成啥眉眼!"黑女道:"老伯,糊汤熬好了,你吃呀!"老汉道:"多亏了你,不是你的话,我乃贼娃这几日连饭都吃不到嘴里去!瞎家伙,不好好在屋守着,出了门和人打捶,你看,是寻得招祸哩不是!"黑女道:"这事不怪咱歪鸡,我亲眼看见的。老伯你再甭说了!"

黑女进窑为老汉盛了糊汤。老汉当院蹲下,个水花接过碗,个水花道:"贼娃,二十七八的人了,不说给自家盘个婆娘,一天胡晃荡,老子跟上他,也享不了一天的清福!"黑女收拾药罐,圆场说:"老伯这话你说早了!你等着,歪鸡不定哪一日给你寻个仙女回来,漂亮的眉眼世间少有!到那时看你咋辩驳!"老汉一撇嘴道:"去,吹他的牛皮去!咱不要那仙女,给我寻个能熬糊汤的就成,甭叫我老汉七老八十了,一口热饭吃不到嘴,一日间地里忙死忙活,回来还得侍候他!"说话间老汉喝完糊汤,舔净了碗,拿起曳绳便出门走了,说是牲口还在地里候他呢。夜里,许恒忠从我黑女躺在炕上,许恒忠从我想到北舍前她的那前夫郑槐堂,心里随即有了一种轻松愉快的感觉,一种急于向他诉说的强烈欲望。她想好了,明天她就借口回娘家,到北舍村去,找她的那人。那是她最亲最敬的好人啊。想着想着,便入了迷。

朦胧之中,手中接过一甩手,河里只觉得天色大亮了起来。窑门外头敲敲打打,手中接过一甩手,河里随着进来几个婆娘婶子,托着大红的包袱,要予她梳妆打扮。她心里也晓得,这是她出嫁的喜日子。她欢欢喜喜地穿了衣服顶了盖头,然后被富堂婶子领着,绕过几家院墙,爬了几面小坡,没有走几步,说是槐堂家,槐堂家竟到了。扶着她上了炕。她能觉摸出槐堂坐在炕的另一头,朝她这面看。有几个女子进来点灯,讨要枣子花生,槐堂拿了笸箩,一一打发了。槐堂闩上了门,这方踏上炕来,掀了她的盖头。她格格笑。笑得好响亮啊。扑进槐堂怀里,块石子,说:块石子,"你鬼鬼子啊,可想死我了!"槐堂佯怒说:"你这个疯子,一时又疯哪里了?"说着,竟也无需脱衣解带,裸然横陈地做了起来。这一次,她明明白白感受到下体初交时的刺疼,流了许多热乎乎的东西。槐堂一面做一面说:"你不是个采采(失贞)货,你是个好女人!"听到这话,她或许感激或许委屈,先笑了两声,跟着号啕大哭了起来。她给槐堂哭道:"槐堂,我给你把我那东西找回来了! "槐堂说:"我晓得了,稀麻红的,美得很,你也坐起来看看。"她坐起来,槐堂端了灯照着褥子,她看见身下的褥子上,鲜红鲜红的一大片,像大瓣儿绣花牡丹似地,一骨朵一骨朵地铺陈着。她指予槐堂看。槐堂亦欢喜得无法描画,爱啊爱地叫着,将她紧搂在怀里,搂得她骨头都要折了。她笑得喘不上气来,又觉得下体有些异常,那血红的东西流啊流,不见个歇止。她槐堂槐堂地惊叫了起来。

突然,接连出现脸上便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。这一巴掌打得好狠。她睁眼一看,接连出现原来是她的病秧子丈夫。油灯亮着,丈夫立眉狰眼地盯着她,咒骂道:"把你的贼妈日了的,你叫谁氏呢!"黑女立刻悟到,自己梦里头又失口了。也不好强辩,转身捂着脸面,琢磨着梦里的滋味。病秧子恶骂了一时,累了,这方吹灯睡下。黑女这一觉睡得却实在。待天亮,只听得外面啪哒啪哒的雨声响个不停。好一场春雨啊,这里有诗赞它:听的是雨打柴棚声声脆,个水花看的是雨落前塘涟漪生;

(责任编辑:李龙基)

相关内容
精彩推荐
热门点击
友情链接